见容璃从始至终都沉默以对,就连沈父的话都没有回应,秦芒越发觉得气氛生涩,便主动开口对沈家大爷说道:“瑶儿这两日都没睡好,再加上路上颠簸,可能一时不适,不知岳父可否让我们先行回杏院歇息片刻?”

  杏院是沈家五世子妃出嫁前住的院子。

  “对呀,爹,五姐夫他们才刚到家,你就不能让他们休息一下先嘛?”一声娇嗔后,容璃的手臂就被一双娇软玉臂给缠住了,玉臂的主人是一个浑身粉色的娇俏少女,明明缠住她的手臂,视线却直往秦芒的身上溜,声音还像滴出水般的娇柔,“五姐夫,五姐,让给你们带路吧!”

  容璃虽然对于男女之事懵懂,但却不是个傻瓜。一看娇俏少女那直勾勾的眼神,顿时了悟,但不知为何,心里竟生出些许闷气,而原本就对沈家人无好感的她此时对娇俏少女更是看不顺眼了。不过,杏院在哪儿她还真不知道,只好颔首应下,“那就有劳妹妹了。”

  既然娇俏少女喊她五姐,那就应该是她的妹妹了。

  一出正堂大门,娇俏少女就松开了容璃的手。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而为之,娇俏少女恰巧站在秦芒和容璃的中间,一路上和秦芒有说有笑,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嘴角含春,眼里带情。

  走了大约一炷香时间,容璃就知道娇俏少女是在带他们兜弯。沈府看起来都没有武王府的四分之一大,但他们走了整整五分钟都没到杏院,有可能吗?

  绕过一个半月石门,视线豁然开朗。

  竟然是一个八百多平方米的深潭池水,那就是容璃当天穿越而来的池。

  容璃惊喜的双眼晶亮,简直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她刚才还在想着找什么借口逛一遍沈府找到池子呢,想不到转眼就看见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池子!

  “走近这池子的时候是不是感觉到一股寒意啊?”娇俏少女娇声问道。她询问的对象主要是秦芒,容璃已经被她全然忽视。

  秦芒疑惑的看着池子,颔首问道:“这池子莫非藏有什么秘密?”

  娇俏少女翘起小嘴摇了摇头,“是什么原因我们还不清楚,只知道这池子一年四季都是寒凉的,夏天还算清凉,但冬天就冰冷刺骨了,所以大伯把这里起名为寒静池。”

  容璃眼睛微闪,若有所思。看来她还需找个时间细细探究这池子到底有什么古怪之处。

  “真是不知道五姐当时是怎么想的,寻思竟然会挑这个池子……”像是喃喃的低语,但声量又恰恰被所有人听见,娇俏少女话刚说完就猛的捂住自己的小嘴,美眸左转右转,一脸的懊悔,像是在恼自己多嘴。

  秦芒眉头一紧,“这是怎么回事?”

  “姐夫别误会,雪儿只是一时口误而已!”娇俏少女急急地摆手否认道,但是那一脸急于解释的样子,更像是欲盖弥彰。

  秦芒把阴沉的眼神转向了容璃,而容璃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不就是被流言蜚语中伤,感觉自尊心过不去,就一时想不开嘛。”

  这样的女人也想不开?

  见容璃如此轻描淡写的承认,而秦芒又是一脸的不信,娇俏少女就像是被人误会了一样,惊声反驳道:“在五姐出嫁前的那一晚,她就跳入这寒静池里自尽的!只不过后来被丫鬟发现,才被人救起的!”

  秦芒一愕,再次看向容璃,见她一脸坦诚,竟然没有反驳,便半信半疑的问道:“你为什么要投池自尽?”而且还要选在新婚前夜?

  难道……她就这么不想嫁给自己吗?

  不对!

  秦芒按照习惯性思维想了一下,但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眼前的人,并不是沈家五世子妃!

  那这池子里有什么东西,会让她跳进去探索呢?

  秦芒心生疑虑。

  “看来七妹很关心我呢!”容璃的眼睛眯了眯,一丝危险光芒自眼角流转泻出,“如果我说我跳池并非自愿,而是有人故意推我下去的话,不知道七妹能否想到是谁呢?”

  娇俏少女,也就是沈家三爷的小女儿沈倾雪,在沈家排行第七,年芳十四,正是寻夫之期。

  闻言,沈倾雪脸色微惊,感觉一向软弱可欺的沈倾瑶竟是变了。突然被质问到,她下意识就眼神闪躲着撇过头去,不敢与容璃那略带质问和审视的眼神对视。

  容璃挑眉,眼里闪过一丝愕疑,她不过是随便诈她一诈,却想不到沈家五世子妃跳池的事情还真的内含隐情呢!

  “五姐说什么呢?雪儿听不懂。”无措也只是片刻,一眨眼,沈倾雪就再次装出一副懵懂天真的模样,眼神都变得格外清亮。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