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武王府后,容璃第一时间就是让人找母狗!

  因为容璃和秦芒回到武王府已经是傍晚,而小豹子吃奶刻不容缓,所以容璃连夜找母狗的事情根本瞒不过武王府的人。

  一夜之间,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琉璃院找母狗的事情。

  竖日,是容璃嫁入武王府的第三日,按习俗来说,她需回门一趟。

  卯时二刻,洗漱丫鬟已经在房内伺候容璃起身。

  “阿花,你在家好好照顾崽子们哦~!”容璃揉了揉母狗阿花的耳朵,眼神柔和的看着狗窝里的五只小奶狗和三只小豹子。

  因为担忧小豹子能不能成活,所以容璃把狗窝都移到了自己房内。

  “世子这次也不和我一同去么?”容璃打了个哈欠,因为昨晚连夜找适合喂养小豹子的母狗,她几乎没有合过眼。

  “世子说会和您一同回去。”婢女一边伺候容璃穿衣,一边恭敬回答道。

  容璃挑眉,郁色略微疏松。

  沈家五世子妃是因为污名而嫁入武王府的,如果秦芒不陪她回门的话,那她在沈家就会遭受不堪的待遇。冷言冷语,讽刺毒舌她倒是不怕,但是为了方便她调查那个池子,她还是想能省事就省事。

  两刻过后,丫鬟们已经给她打扮完毕。

  随意照了一下铜镜,容璃满意的颔首点头,随手朝梳头丫鬟扔了一颗珍珠,语气淡淡:“赏的。”

  梳头丫鬟惊喜得眉飞凤舞。

  容璃回门之前要先给武王妃秦宓氏请安,然后才能和秦芒一同离开。

  一入正春堂,容璃差点被满室的娇花美人给晃花了眼。

  “妾见过世子妃!”整齐的娇软声音和请安动作,让容璃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她们都是秦芒的侍妾。

  容璃面色淡淡的颔首点头,然后看向武王妃秦宓氏,恭敬的请了个安,“瑶儿见过婆婆。”

  武王妃秦宓氏也是面色淡淡的颔首点头,和容璃刚才的反应如出一撤。

  “妾见过世子!”不知道是哪个忽然叫了一声,群花众妾纷纷的低头请安,声音一个比一个软,一个比一个娇,像是生怕人听不见似的。

  容璃回过身,看见跨步进门的秦芒。

  他一头柔顺长发被凝脂玉冠束在头顶,俊美如俦的脸上挂着一抹温和笑意。他踏着一地阳光,背光而来,温柔的朝阳在他的身后闪烁,给他的轮廓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宛如受到上天眷顾的神子。

  “妾见过世子。”容璃淡定请安,面上挂着大方的淡笑。无论是正妻还是侍妾,在见到世子的时候,都是自称为妾的。

  秦芒细细的看今日着装打扮的容璃,眼里满是惊艳。

  容璃本就生的纤巧削细,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美细腻。乌黑的发挽了一个高雅而大方的髻,髻上簪着一支珍珠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她举手抬足之时,流苏便摇摇曳曳的。

  一身柔绿色的裙子,在这满室炫目颜色中越发显得夺目鲜润,直如雨打碧荷,雾薄甭山,说不出的空灵轻逸。仅仅是站在那儿,便有着一股端庄高贵,文静优雅的气质,眨眼之间,他便被她吸去了所有注意力。

  请安过后,众妾各回各院,只不过好不容易见到秦芒,各个美娇娘都是用含情脉脉,万分不舍的眼神在他身上缠绵了好一段时间才转开。

  “母妃,芒儿去去就回。”秦芒定定的看着武王妃秦宓氏,语气有着一丝坚定。

  武王妃秦宓氏深深的看着秦芒,眼神有着担忧和隐虑,但最后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颔首点了下头。

  容璃惊疑,她怎么感觉秦芒和武王妃秦宓氏有些不得不说的秘密呢?

  和秦芒走出武王府的大门,当看到门外的隆重阵仗,容璃有种杀鸡用牛刀的感觉,“用、用不用得着这么隆重啊?”

  一个上马车的楼阶放到了边上,秦芒执起容璃的手,“瑶儿,我们一起坐马车吧。”

  瑶儿,沈家五世子妃的闺名为沈倾瑶。

  秦芒因常年疾病缠身,手脚冰凉,容璃被冷了一下,差点一把甩了开去。所幸,有这么多眼睛的关注下,她克制住了自己的下意识动作。

  “世子,我能不能骑马啊?”容璃装作扶药罐子形象的秦芒,凑到他耳边悄声问。

  秦芒脸一黑,“和我坐马车很委屈你吗?”

  “可是我不喜欢坐马车诶!”容璃不满的低声嘟囔。

  郁闷的情绪顿时一散,原来是不喜欢坐马车,而不是不想和他一起坐马车。

  “如果让别人看见我们两个新婚夫妻一个坐马车,一个骑马会怎么说?”秦芒伸手抚了抚容璃垂在肩后的发,低声安慰道:“忍一忍。下次我陪你一起到郊外尽情纵马。”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