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热……”怀里的女人娇吟出声,纤细的手去撕扯领口,小脸酡红迷人,红唇更因为干燥,嫣红诱人。

  绯红的小脸在男人精壮的胸膛上磨蹭着,发出一丝类似舒服的嘤咛。

  冷爵夜将前面的挡板一拉,隔绝了驾驶座的空间。

  前座的左峰眉宇一挑,他真想当个隐形人。

  因为身体不断涌上的空虚感,温馨在迷醉中,本能的想要做出一些动作。

  两腿一蹬,坐到了男人的腿上,微微仰起小脑袋,粉嫩的脸蛋覆上一层可人的红晕,像晕染开的玫瑰花,漂亮极了。

  那半眯的水眸,眉梢间带着少许青涩的妩媚风情,配上精致的脸蛋,足于令人侧不开眼。

  她的秀发几丝落在男人微敞开的襟前,丝丝痒痒,很抓人。

  冷爵夜的眸光暗了几分,伸手抓住她在胸膛做乱的小手,“女人,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好难受……你能帮帮我吗?”温馨完全不知道嘴里在说什么,她只想解放,只想把心头的那团火熄灭。

  “你要我怎么帮你?”冷爵夜低沉的覆在她的嘴角,姿意的欣赏着她的媚态。

  怎么帮?温馨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男人突然好心的伸手把住她纤细的腰身,“这样吗?”

  她顿时发出一声舒服的浅叫,同时,她有些气恼的推开他的手,“不要……碰我……”

  “不是很舒服吗?不要碰,那我怎么帮你?”男人可恶的逗着她。

  “走开!”温馨说完,身子滑了下来,她从男人的腿间跌坐下来。

  瞬间,她滚烫的小脸,隔着男人的腿只几厘米,而完全不明就里的女人,因为晕沉沉的,她以为这是沙发,将小脸埋了上去。

  冷爵夜浓眉一蹙,控制不住欢愉的哼出一声,深幽的眸迷离几秒。

  他伸手将她扯了起来,再这样下去,他都要失控了。

  “要我救你,那就不要后悔。”男人说远,灼热的气息全扑洒在她的脸上。

  灼得温馨的心“怦怦”的乱跳。

  她迷蒙的看着靠近的俊脸,感觉他的唇就要吻过来,她睫毛微颤,缓缓地闭上眼睛。

  当他的大掌抱紧她的时候,一股电流窜过全身。

  她禁不住的发抖,浑身变得无力,只能绵软的靠在他怀里。

  冷爵夜长指勾住她的下颌,俯首,那薄薄的唇照着她的唇就重重的吻了下去。

  独有的男性气息,铺天盖地的袭来,温馨的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

  迷糊的脑袋里警铃大作,想要将他推开,可是,小手压在他的肩上,却完全使不出任何力气。

  他窜进她的口内,灵巧的划过每一寸土地,索取着她的甘甜。

  冷爵夜吻得浑身燥热,亲过的女人有多少,他早就忘了,可是,此刻,却被眼前这个女人的气息和生涩,轻而易举的挑起了感觉。

  吻着她的小唇,不自觉更用力,像是要将她的灵魂都吸出来一样。

  这样的吻,远远不够满足他。

  冷爵夜的大掌,一路向上。

  “唔…”温馨意乱情迷的哼出一声,不知道自已是怎么了,身体里,那种空虚酥麻的感觉真得好奇怪。

  想推开他,可是,似乎又想要更多一点。

  这样的温馨,美得像一朵缓缓绽放的玫瑰。

  小脸上的潮红,将她的肌肤衬得越发的粉嫩,睫毛像蝶蝴的翅膀一样,不断的颤抖,看起来很脆弱。

  冷夜爵闷哼一声,只觉得身体要爆裂一般难受,他咬住她的唇低语,“你真是个妖精。”

  嗯?

  温馨迷蒙的眨眼,那样子更让人热血沸腾。

  终于,某男人的耐心也用完了,朝前面的助手低吼,“还没到酒店?”

  这时,车猛然一停,左峰有些干燥的声音回来,“刚到。”

  冷爵夜一刻也不能忍,他大掌将女人搂起下车,一路迈过酒店大厅,走向了电梯,这是他的酒店,自然想来就来,而且,绝对无人敢嚼舌根。

  总统套房里,刚刚刷卡进入,男人便将女人扔向圆床,下一瞬,他埋首下去,“唔……”温馨像是被电流击中一样,浑身狠狠一颤,蒙着霭的眸子里,几乎要沁出眼泪来。

  “放手……混蛋……走开……”

  这软趴趴的声音,听上去更像是邀情一般,男人冷笑一声,“你确定?”

  “嗯……”她确定。

  下一秒,男人沙哑低喃,“晚了。”

  ……

  清晨,一声尖叫划过卧室。

  狼狈的从酒店跑出来,温馨连哭的力气都没了,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为什么会在酒店?昨晚是哪个男人?

  天哪!她为什么会这么倒楣?

  连续两天的恶梦,她要疯了。

  匆匆逃回了家里,她羞耻的走进浴室,狠狠的搓洗着身体,看着身上旧痕未去,又添了不少的新印迹,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昨晚,到底怎么了?她不过是在酒吧喝了一杯果汁,怎么后来的事情她全不记得了?隐约只知道遇上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的长相她却全不记得。

  洗了一个澡,她回到沙发上,手机在此刻响起,她拿起,是她男朋友段洋,她内心纠结挣扎,想到了分手。

  她已经没有资格配上他了。

  “喂。”她轻声接起。

  “小馨,你怎么老不接我电话?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那头传来段洋气恼的声音。

  温馨抿唇一笑,“我没事,你在美国还要呆多久?”

  “大概下个星期就可以回了,是不是想我了?馨,还记得上次你答应我什么吗?”

  温馨的脸有些苍白,她咬着唇,“段洋,我……”

  “不许反悔,我们交往也有三年了,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我发誓会娶你的,可我忍不住了,我要你。”段洋的声音沙哑粗嘎,透着一股明显的情欲。

  温馨脸色痛苦的咬着唇,不知道要怎么提分手。

  前几天,她被亲姐夏然设计,上了姐夫冷爵夜的床。

  今天,她又在酒吧失身于陌生男人。那个男人,她连脸都没看清!

  已非完璧之身的她,根本没脸去面对男友!

  “段洋……”

  “好了,你没事就行,等我回来,馨,我想死你了。”段洋怕她说拒绝的话,所有,不许她再说下去。

  “那等你回来再说吧!”温馨叹了一声,是啊!在电话里提分手,她也说不出口。

  挂了电话,她被极度的寂静包围着,一路失眠到天亮。

  连续三天,她都窝在家里,什么事也不想干,更不想动。

  第四天晚上十点多,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一看,是夏然,这个时间,她打电话来准没好事。

  她不接,很快短信就来了,“温馨,我知道你在家,我的司机来接你了,你快下楼。”

  温馨咬了咬唇,挂断了电话。

  姐姐不能生孩子,骗她上姐夫的床,想让自己替她生孩子,就连妈妈也和姐姐一起逼迫她。

  她快要扛不住了。

  过了片刻,母亲的电话打进来,她终于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接起,“喂。”

  “温馨,在家吗?”

  “我在。”温馨应了一声。

  “今晚爵夜喝醉了,正好是好机会,快去然然的别墅吧!”

  温馨的脑袋有些空白,她想拒绝,可知道,即便拒绝今晚,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倒不如,索性早点完成代孕计划,她就可以过自已的人生了。

  温馨下了楼,司机在耐心等她,一路驶向了夏然的别墅,那是一套独立大别墅,座落在富人区。

  夏然披着一件睡衣外袍走出来,像一朵夜色紫罗兰。

  “来了,洗过澡了吗?”夏然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温馨看着她,突然有点可怜她,把自已心爱的男人让给别得女人,她也不好受吧!

  “洗过了。”她答了一句。

  “他在三楼客房里,你去吧!”夏然克制着一股难言的痛苦,哑声催促道。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