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夜晚,华灯初上。

  晚上参加毕业聚会,言安希喝了不少的酒,脑袋晕晕乎乎的,醉得不轻。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喝完酒以后,浑身上下有些热,而且是那种从身体深处升腾起的燥热,让她莫名的有些难受。

  言安希只好随便找了个借口,提前离开了。

  她回到酒店,从包包里摸索出房卡,推门走了进去。

  言安希走到床边倒头就睡,迷迷糊糊间,只听见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在她身边停下。

  言安希抬起头,半眯着美眸,只看见一个身形挺拔高大的陌生男人,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你是谁啊……”她问,“酒店的服务生么,还是……还是……”

  话没说完,言安希顿了一下,突然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自顾自的说道:“现在的服务都这么好了啊,送货上门,可是我……我没叫少爷啊,我都有未婚夫了……”

  少爷?敢情这个女人把他当作出来卖的男人了?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弯下腰去,捏着她的下巴,声音低沉:“我就算卖,只怕你也买不起。”

  他闻到她身上的酒气,有些嫌恶的皱了皱眉。

  言安希被他的力道捏得有点疼:“轻点,弄疼我了。你出去。我要睡觉了,记得给我关上门……”

  男人冷哼了一声,松开了手,正要转身离开,言安希却突然主动的拉住了他的衣袖。

  “热,好热啊……你的手为什么这么凉,好舒服,还是不要松开了……”

  男人停下脚步,正眼都不看她一下,毫不留情的挥开她的手。

  谁知道言安希却缠了上来,双手紧紧的扣着男人精壮的腰身,嘴里无意识呢喃:“热,我热……”

  她仰着头,下巴在男人胸膛上蹭着,蹭得男人浑身一僵。

  男人低下头去,借着房间里昏暗的灯光,才真正看清了怀里女人的模样。

  他冷硬的轮廓忽然柔和下来,眉尾轻挑:“原来是你啊……”

  言安希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只循着本能,往男人身上贴去,不停的拉扯着自己的衣服,露出白皙圆润的肩头,她还在不停的继续拉扯:“呜呜呜,好热,怎么脱不掉……呜呜呜呜呜……”

  男人问道:“谁给你下了药?”

  言安希哪里还听得进去他在说什么,浑身又热又难受,酥酥麻麻的,难受极了。

  她只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能解救她。

  言安希的声音像小猫一样,软软柔柔的;“你帮帮我,这条裙子为什么这么难脱,好热……把空调温度再开低一点……”

  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无法抗拒她现在这般的热情如火。

  男人低低的笑了一声,嗓音磁性十足。他伸出修长的手,摸到她连衣裙的拉链,缓缓的拉开。

  曼妙的身躯袒露在他眼前,男人幽黑的双眸一下子深了。

  他翻身将她牢牢压在身下,“小妖精,送上门的,我可就不客气了。”

  回应他的,是言安希白皙的长腿,主动盘上了他结实的腰……

  一夜纠缠,翻云覆雨。

  言安希筋疲力尽的沉沉睡去,男人却把玩着她的头发,俊美的脸上一片冷漠,眼睛里却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第二天。

  言安希捂着快要炸了的脑袋醒过来,刚一翻身,却看见身边躺着一个……

  没有穿衣服的男人。

  他肩膀上的肌肉,结实得让她都想伸手去戳一戳。

  她一骨碌就坐了起来,飞快的掀开自己身前的被子,然后又一脸惊慌的捂好。

  天呐,这……这是怎么回事?她和一个陌生男人睡了一晚?

  言安希又侧头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发现这个男人不仅身材好,长得也是一等一的俊美。

  现在男人这副熟睡的模样,简直是可以直接入画了。

  言安希咬着下唇,努力的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可是悲哀的发现自己……喝断片了。

  难道是她走错了房间,然后借着酒醉,把这个男人给强了?

  不对啊,她的房卡就是这间房的,也开不了别人房间的门啊!

  想来想去,言安希恍然大悟,这个男人,十有八九就是出来卖的那种……少爷,俗称,牛郎。

  嗯,对,就是这样的。

  言安希偷偷的翻身下床,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贴身衣物,一件一件的穿好。她完全没有看到自己身后,男人蓦然睁开的双眼。

  穿好之后,言安希才转身看了床上的男人一眼,发现他还没醒,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小心翼翼的拉开自己的包包,一边翻找一边自言自语道:“昨天晚上,不管是你先动手的还是我先动手的,这钱我还是得付给你。一千块我还是有的……哎?我的钱呢?”

  言安希看着自己的钱包,一下子傻眼了。

  除了一张一百块的,她只剩下两个硬币了,还是前几天坐地铁剩下的。

  “一千块……我也没有了。哎,算了,一百块,都给你,不用找了。两个硬币也给你吧,都给你。”

  言安希把这一百零二块钱放在男人枕边,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吵醒了他。

  万一男人醒来,看到她只给了这么一点钱,和她闹怎么办,她可丢不起这个脸。

  言安希头都不敢回,逃之夭夭的离开了房间。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男人才重新睁开了眼睛,慵懒的坐了起来。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伸了出去,拿起这一百零二块钱,男人薄唇一扬,竟是笑了:“睡了我,就只给这么点报酬?”

  深邃的目光一扫床下皱巴巴的衬衫,男人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送一身衣服到酒店来,马上。”

  对方恭敬的回答:“是,慕总。”

  量身定做的高级手工西装很快就由专人送了过来,男人仔细的穿戴整齐,准备离开时,看到枕边的钱,又折回去拿了起来,眼尾一挑,声音低沉浑厚:“今天先不去公司,早会推迟,我去慕家一趟。”

  “是,慕总。”

  男人转身走了出去,步伐稳健,背影高大挺拔,浑身的贵气让人无法忽视。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