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小姐,到了。”康雨霏有些恍惚,‘司机’何律师说话她才惊觉已到,轻‘哦’了声。

  “康小姐,我就不上去了,楼上右边第一间便是主卧……”何律师说着就离开了。

  康雨霏怔忡的站在台阶上,看着面前这栋三层的欧式别墅,木然地看着何律师上车离去。

  一个月前,康雨霏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本来挺高兴的,可是回到家,却发现妈妈倒在厨房里。原本以为的重感冒结果却是急性白血病。

  入院后,一边进行化疗,一边寻找适合的骨髓,眼看着妈妈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却没找到合适的骨髓,直到十天前,这位何律师的出现带给了她希望,同时也给她带来了耻辱……

  听着车子远去的声音,康雨霏推门进入了别墅,他们应该早就做好了准备吧,别墅里的灯都是亮着的,看了眼屋内,并没有看到人,她机械地上了二楼。

  推开二楼主卧的门,地上铺着纯白的地毯,桔色的灯光暖暖地充盈着房间,她抬眸往房间深处看去,沙发上也铺着纯白的毛毯,还有雪白的大床,雪白的窗帘,窗帘微敞开着,里面一副巨大的落地玻璃窗。

  她不由攥紧了双手,走到落地的大玻璃窗前,窗外的一切都似嘲讽,手掌心里沁出了细密的汗水,脑中一片空白。虽然每个女孩都会有第一次,但是她却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第一次会在这种情况下发生。

  她刚刚高中毕业,还没谈过恋爱,更别说心爱的男人了,但是她没得选择的余地,即使即将失去女孩的第一次,她也不后悔。用自己的第一次,换来妈妈的生命,值得。况且除了那珍贵的骨髓,还有此时她极需的金钱。

  只要怀孕,就有二百万,妈妈的手续费,住院费,营养费,都解决了,生下女孩,康雨霏能拿到五百万,若是生下男孩,康雨霏能拿到一千万。

  这段时间,忙着照顾妈妈,她根本没时间去想,为什么对方要用这种方式得到孩子?

  此时她脑中闪过一些想法,或许可以和金主先交流,如果她的妻子不能生育,她愿意借腹,愿意代孕,但是可以用科学的方法,不一定非要有身体上的接触。

  可是她又有些害怕,怕惹恼了金主,不肯捐骨髓。这个世界,只要有钱,相信愿意为人生孩子的女人很多,可是妈妈的病不能再等了。这一个月来,适合妈妈的骨髓也只有这一个,错过了,她将失去妈妈,将失去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不能失去妈妈。

  咬着唇,似是做出了决定,她深吸了口气,离开了落地窗,走进了浴室。

  这是康雨霏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浴缸,可此时却没有泡澡的心情。听着哗哗的水声,脑海里不由出现了一个肚肥身圆的猥琐中年人,不由打了个冷颤,身体更像是掉进了冰窟,她甚至想不顾一切地逃离。

  迅速的冲了个澡,刚想动,外面却传来了脚步声,康雨霏的心脏地收紧,脸色更是瞬间失血,她想藏起来,甚至希望自己有魔法,可以立即从这间房里消失。

  脚步声更近了,康雨霏双手紧抱着自己,她甚至看到自己的双臂在颤抖,喉咙里似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想叫却又发不出声。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