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的秋天已经开始变的有些寒意,牛毛一般的细雨打在皮肤让给人一种刺骨的寒意。

  刚刚从监狱走出来的苏离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这才让她感觉到自己还活着。十五年了,整整十五年了,她今天告诉那个男人,这是她最后一次来看他,她真的受够了,她折磨了那个人十五年,何尝不是折磨了自己十五年,可是一想到自己当年看到的那一幕,她的心就再次硬了几分。

  深深吸口气,让那压抑的气息消散了不少,这才抬起脚步冒着秋雨开始往市区赶,她今天还有一个晚班要上呢。

  可是刚刚没有走出多远,“嘶啦”一声刺耳的声音传在了苏离的耳朵里,抬起略微有些红肿的眼睛,看着一辆狂野的悍马停在自己的面前。

  她看了一下周围,除了自己好像并没有其他人,可是她一向不怎么认识有钱人,或者说从五岁那年,她就没有见过上万的人民币。

  “你是苏离?”一道很是磁性的声音直穿她的耳膜,让那沉静多年的心脏居然微微颤抖了一下。

  车窗缓缓落下,一个俊朗的面孔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一时间看的有些呆了。刚毅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让人不敢靠近;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却又张扬着高贵与优雅,那一身绿色的军装更是彰显着无比的霸气,属于那种男人中的霸王的存在。

  看着眼前这个略微狼狈的女人,站在细雨中有些瑟瑟发抖,让上官晏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一阵寒风吹过让刚刚有些失神的她这才回神,心里升起无比的羞愧感,她刚刚在干什么?她居然看着一个男人看呆了?“您好,我是苏离,不知您是?”

  果然,和那个女人长的一模一样,真是巧啊,居然在这里见到她,真不知道算不算缘分?

  “上官晏,我对你感兴趣!”上官晏霸道如斯的话语让苏离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在想他这话什么意思?感兴趣什么?

  “不好意思,我对你没兴趣!”说完打算转身离开,心里想着这个家伙脑子没病吧?对只是见过一次面的人就说感兴趣?

  突然苏离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一只大手死死的握着,那手上满是手茧,应该是用枪所致。

  “你干什么?放手!”苏离心里有些胆怯,这荒郊野外的要是这个男人做出点什么事,她岂不是要哭死了。

  上官晏缓缓的走向了苏离,意味深长的看着她,还没等苏离反应过来,眼前的男人直接凑近了她的耳畔,语气邪魅的说道:“我有预感,以后咱们两个之间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说完将手里的名片放在了苏离的手里。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人就坐上了车向着监狱的方向走去。

  ……

  “苏离,你怎么回事?885房间的客人需要的毛巾,你怎么还没有送去?是不是不想干了?”就在苏离想着之前遇到的那个人说的话,那边经理的呵斥声这才让她回过神来。

  “对不起,对不起,经理,我这就去!”说完抱着毛巾匆匆的跑去885房间。

  不过还好,那客人并没有为难她,只是在下楼的她一直有些心不在焉,该死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想到那个人在自己耳边说的话,再加上那暧昧的语气,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被这个无耻的男人给调戏了,心里一时间很是气闷。

  “啊!你走路不长眼睛吗?”突然苏离感觉肩膀一痛,赶忙抬头,这才发现自己刚刚走神,一不小心撞到了人。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