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黄昏,万里黄沙漫天飞扬。

  映着血色残阳,尸骨累累堆积成山,一片人间地狱的惨状。

  而此时,巍峨的城墙之上,一道被铁链吊住的身影摇曳着,那锈迹斑斑的铁钩生生穿透了女子的琵琶骨。

  血源源不断的涌出,浸透了女子身上的白衣。

  “宇文靖!你不得好死!”

  一声怒吼夹杂着悲愤与无力,已分不清是血还是泪,被吊在城墙上的林初月挣扎着,看着断头台上滚落的人头,那一双猩红血眸如困兽般咆哮着。

  “朕不得好死?”声音轻挑,唇角的笑意微微上扬,城墙之下,一身戎装的男子手起刀落,又一颗人头滚落到林初月的脚下。

  “朕的皇后,众叛亲离,生不如死的滋味如何?”嘴角那抹笑意更加浓烈,宇文靖笑看着林初月,眼中的狰狞与扭曲透着虐杀的兴奋:“朕要毁了你所在乎的一切,无论是林家一百三十七条人命,还是这三千燕国黑羽卫,正如你当初残忍的夺去仙儿性命。”

  咻咻——

  一道道声音破空而响,宇文靖手中的弓弩对准林初月,如巨大的钉子一般,那十三支弩箭生生的将林初月钉在了冰冷的城墙上,其中一支贯穿腹部。

  痛,早已经麻木,可此时此刻,林初月却清晰的感受到腹中那还为成形的孩子从身体里面流失锥心之痛。

  “呵呵。”一抹笑意,饱含着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转过头,看着城墙下那个她用尽生命去爱的男人。

  “宇文靖,来世不论为人为畜,我林初月定要将你剥皮抽筋,让你生生世世无法安宁。”

  血,从口中不断的喷涌而出,周围的一切渐渐的暗淡,林初月看着一众黑羽卫的尸体,最终闭上了双眼。

  未出生便死去的孩子,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林家一百三十七条无辜的性命。

  请原谅她今生今世的无能为力,若有来世,一定为会为你们报仇雪恨,让宇文靖血债血偿。

  ……

  华国林相府

  “大小姐,你可千万别吓奴才啊!”

  白兰苑内,家丁侍女们跪了满院子,生怕刚刚醒来的大小姐再一次跳井。

  “大小姐,奴才们给你跪下来,奴才们求您了。”

  院子里,家丁和侍女的哀求声可谓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可偏偏站在水井旁的少女无动于衷,像是被定了身一般失魂的看着水面。

  一口水井,水面清晰的倒映着那一张少女的容颜。

  她不是死掉了么,这是在哪里,还有这是谁的脸?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徘徊在脑海中,林初月盯着那张陌生的脸,一双秀眉紧紧的皱在一起。

  难道说,她再一次重生了么?

  “大小姐,老爷刚去世尸骨未寒,您若是在出什么事情,咱们林府就真的毁了。”

  此时,跪在地上的丫鬟泪珠涟涟,揪着林初月的衣服砰砰的磕着头。

  “大小姐,柳儿知道您心里难过,可现在林家就剩下您了。”

  林家就剩下她了?

  林初月看着跪在地上哭泣的一干家丁侍女,脑海中,一段段莫名的记忆浮现出来。

  华国宰相林天磊猝死,嫡女林初月被四皇子当众退婚,林相府从辉煌一夜没落,而林初月遭受不了此等打击跳井身亡。

  之后的一切,便是她醒来所看到的画面。

  看来,她真的重生了!

  “哈哈——”

  疯狂的笑着,林初月放纵着情绪。

  重生,宇文靖你可曾想到,上天竟然会让她重生在了华国。

  笑声伴着泪水肆意的挥洒着,最后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哭泣,众人只当林初月受到打击发泄情绪,默默地低着头陪着她一起伤心。

  林天磊,华国丞相,林家,在华国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

  可林天磊的猝死,林家的变故,让原来门庭若市的府邸成为了此时门可罗雀的没落家族。

  就连前来祭拜的人也寥寥无几。

  灵堂内,林天磊的棺木孤零零的摆放在正中央,一袭素衣白衫的林初月跪在棺木前,将纸钱放在火盆中,呼呼的燃烧着。

  林丞相,尽管我并非你的女儿,但你放心吧,从今以后林家由我守护

  前世的错信让她惨死,今世重生,她不会再让任何人轻易的夺走属于自己的一切。

  希望你能在阴间遇到你的女儿。

  “七王爷到。”

  此时,下人的通报声让灵堂内的几人纷纷屏住了呼吸,林初月明显的察觉到柳儿等人的惊恐与紧张的神情。

  如若没错,来者便是华国战神王爷凤炎,玉门关一战,与她交战的华国主将。

  林初月跪在林天磊棺木前没有回身,但依旧感受到来自于凤炎身上所泛出的强大气场。

  冷冽杀伐,君临天下的威压让众人心生颤粟。

  待到凤炎上完香,林初月转过身朝着凤炎磕头行礼。

  “多谢七王爷来祭拜家父。”

  凤炎上过香转身欲走,却在林初月说话之际脚步停了下来。

  剑眉轻挑,一双冷冽的眸子落在林初月身上,眼中几分寒意。

  “林丞相与本王算是相识,理应祭拜。”

  那道磁性低沉的声音就像凤炎给人的感觉一样,冰冷的刺骨。

  林初月跪在地上直起身,一双墨玉般的眸子与凤炎那双冷眸交织,尽管只有短短几秒钟,却还从心底翻涌出丝丝寒意。

  不愧是华国战神王爷,与她战场数次交手依旧未分出胜负的危险人物。

  啪——

  一块玉佩出现在怀中,林初月也看不解的看着白衣之上的那一抹幽绿。

  “王爷,这是?”

  “本王信物,若有难处尽管去安王府寻本王。”

  说话间,凤炎已经转身离去。

  不解的看着怀中的玉佩,林初月转过头,视线落在那一拢紫衣身影之上。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