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阴沉沉,狂风肆虐,显示着这座最繁荣的城市之夜如此不平静。

  豪华五星级酒店内,司嘉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黑夜中她的双眼亮得惊人,这是哪?醒来第一句疑问。

  周围的气氛静得吓人,仿佛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她到底是在哪里?这不是自己的家,意识越来越清醒,司嘉嘉立刻起身查探,凭感觉,这个房间内就她一个人,再没有其他人了。

  管不了那么多,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里,司嘉嘉简单检查了下身上,没发现有什么收到伤害的痕迹。

  她脚步放轻,一点点向门口处移动。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但是直觉告诉她,不会是好事!

  哪知道在她刚刚打开门的时候,门口赫然出现一个东南亚长相的男人,身材很壮,面相很凶狠,见到司嘉嘉,冷冷地问:“醒了?想逃?”

  “你是谁?为什么我在这里?”司嘉嘉警惕地双眼看着对方,双手紧紧攥住。

  那个男人冷笑,却不回答司嘉嘉的话,他身上想抓住司嘉嘉。

  司嘉嘉一直都在准备逃跑的状态,见那个男人的手伸过来,她一个激灵,抬腿照着他两腿之间踢了一脚,趁着那个男人淬不及防,弯下身来捂住痛处,司嘉嘉侧身快速地跑开。

  楼道里都是把守的人,一看就是和那个东南亚男人是一伙的,见到司嘉嘉跑出来,几个人立刻围上来。

  司嘉嘉只好接着跑,但追她的人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她根本逃不出去了。

  楼下有很多人也加入追她的队伍中,shit!根本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紧追着她不放,那个东南亚男人也跟着来了,还高喊:“抓住那个女人!”

  司嘉嘉向上跑了一层,这一层似乎没什么人,有一个房间的门是半掩着,管不了那么多了,司嘉嘉抬脚躲进了那个房门后,阻挡了追她的那群人。

  跑了那么久,终于可以喘了一口气,也有时间看看自己闯进了什么样的房间来。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铺着看上去就很高级的地毯,桌上花瓶插着一支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花,还有一瓶红酒,看来这个房间是有钱人住的。

  耳边传来了来自浴室里的流水声音,司嘉嘉一愣,房间里还有人?

  还来不及深想,浴室的门忽然打开了,走出一个裹着浴巾还滴着水滴的性感男人!

  天呐!这个男人好帅,他五官棱角分明,双眸幽深,脸庞精致得让女人妒忌,让男人自卑!

  这就算了,他那高大的充满刚阳的身材,还有小麦色的肌肤滴着水滴,看上去是那么诱人可口,简直是人间极品!司嘉嘉暗暗吞了吞口水,都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忘了自己是位不速之客,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这个男人。

  只是这张迷死人不偿命的俊脸,此时阴沉得可以冻出霜来,一双深邃的眼眸冷视着站在窗户边上的她。

  司嘉嘉被这样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她紧张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我我不知道你.在洗澡。”她吞吞吐吐,却觉得自己好倒霉……

  莫名其妙被人绑架,好不容易脱离虎口,却误闯进来,撞见这样满是诱惑的男人,可是……明明是他没有关好门嘛!也怪不得她会闯进来啊!司嘉嘉在给自己找点理由。

  楚奕寒危险的半眯着眸,这个女人活的不耐烦了吗?竟敢私自跑到他这里来,该说她胆子大还是愚蠢。

  “滚。”他的声音清冷,没有一丝温度,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字,足以让司嘉嘉内心产生了害怕。

  “我不能出去。”司嘉嘉虽然害怕,也知道她这样闯入别人的地方是不对的,可是她更知道,外面有很多人在找她,如果她现在出去,就会被那群人抓回去!

  一瞬间,楚奕寒的目光更加冰凉,“很好。”敢这样和他说话的女人还没有几个,他到要看看是什么让她如此的大胆。

  他一步一步地走向她,丝毫不顾自己只随意裹了一件浴巾。

  司嘉嘉看着他赤裸的上身,只感觉面颊发烫,从来都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到男人的身子,现在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可是她又不能离开这里,如果可以她真希望自己立即消失在这个男人面前。

  看着她不自在地表情,脸颊泛着害羞的红晕,她穿着一件鹅黄色及膝短裙,娇艳的颜色衬得她皮肤白嫩,露出两条修长的美腿,她却不知道这副模样是有多吸引男人。

  很好,这个女人竟然想到用这一招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弄,一双锐利黑眸讽刺的看着低着头的她。

  该死的女人,明明带着目的而来,看了他这么久,也没有见她害羞,如今才惺惺作态。

  司嘉嘉只感觉有一股寒气向她逼来,当她再一次抬头的时候,眼前的视线被挡住。

  呈现在眼前的是刚阳的男性胸膛,他胸口弄起的肌肉凹凸有致非常有型,让人忍不住伸手去感受一下肌肉的结实。

  “看够了吗?”楚奕寒一张脸瞬间黑下来,敢情这女人根本就是无视他。

  其他女人见到他不是讨好他就是惧怕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竟然却这样正大光明的无视他,很好……

  “什么?”司嘉嘉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来,瞬间回过神,这个男人虽然很帅,但是不是有点自恋啊?那张脸都可以冻死人了。

  楚奕寒轩眉一挑,薄唇扬起来:“装糊涂?”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司嘉嘉看到他眼里的光越来越沉,感到有些害怕。

  楚奕寒冰凉凉的眼神扫过来,冷笑一声,伸出手抓住了她,顿时她动不了。

  司嘉嘉害怕的胡乱挣扎:“你要干什么……放过我!”

  她用力挣扎,双手在半空中挥舞着,但他的力道大得她的挣扎看上去有些滑稽,被他箍得死死的。

  男人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拖着她来到门口,意思毫不掩饰,赶她出去!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