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犯人已经潜逃到顶层了,开始行动!”黑色的耳麦中传来一阵急躁的声音。

  易白靠在顶楼楼梯口伸手压低帽檐,细长的眼眸中寒光掠过,鬓角细碎的短发恰好遮住了黑色耳麦,白皙修长的一手摁着耳麦语气漠然道:“了解。”

  易白修长的身形敏捷的离开了楼梯口,一只手中握着一把黑色的枪支,寒光闪闪的眸子中隐含兴奋。

  这次抓捕拐卖未成年少女的团伙,潜伏这么久终于可以一网打尽,易白心情自然是极其畅快。

  这是一个高级娱乐会所,而这顶层只独有一个VIP休息室。

  易白快速来到了VIP休息室的门口,碰了碰门,发现这明明需要用指纹才能打开的房门,竟然一推就开了一个缝隙。

  没有多想,易白闪身进去,快速将门掩上。

  屋内一片昏暗,易白眯了眯眼,居然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继续往前走,突然,脚下猛地被一个绵软的东西绊了一下。

  “唔——”

  易白脚下一个踉跄,身体失控地向前扑去。

  擦,要不要这么丢人啊!

  就在易白以为自己要正面亲吻大地时,一只火热的手臂勾住了她的腰,将她拉了回来。

  另一只手快速一掰易白握着枪的手,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易白手中的枪跌落在了地上,还等不及易白有所动作,钳制住易白的人便一脚将地上的枪踢出去好远。

  男人贴近易白,低声道:“总算来了,就这么迫不及待?嗯?”

  沙哑的声音,伴随着火热的气息,回响在她的耳边。

  易白身子一僵,反应过来后,手肘猛地向身后贴着她的男人重重撞去。

  “唔……”被击中腹部的人闷哼一声,声音低沉带着些许暗哑。

  易白借机快速挣脱男子的钳制,急急退后几步想要将自己的枪捡回来,但男人抢先一步摁住她的肩膀,一手揽住她的腰,直接将她拉回到自己的怀中。

  “嘶——”耳边一阵衣服被撕破的裂帛声。

  易白毫无遮掩的背部皮肤,因为一瞬间接触到冷空气,而快速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靠!这到底是人贩子还是色狼啊!

  易白大怒,原本要去擒住男子的手,快速转变,手肘抵上男子的胸口,狠狠一击!

  接下易白的攻击,男人却没有放开她,反而将她更加拉近自己。男人的声音低沉,带着几分难以抑制的沙哑:“怎么,才给我下了药,现在就开始装贞洁烈妇了?”

  原本杀了男子的心都有的易白在听到男子的话后,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什么下药?贞洁烈妇?她可是二八年华的好姑娘!

  难怪这男人身体的温度会那么高,如果她猜的不错的话,这个男人被下的药,大概是春药是无疑的。

  他不会是把自己当成给他下药的人了吧?

  “滚开!发情也要看对象,我没有给你下药。”易白一手抵着男子的胸口,想要拉开自己与男子的距离,声音略带薄怒道。

  她意识到自己可能抓错人了。

  男子俯身凑到易白耳边,轻轻吹气:“你认为我会相信你?”

  说罢,男子竟舔了舔易白粉嫩的耳垂。

  这般暧昧的接触,让易白的身子一个激灵,狠狠的抖了抖,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疯长。

  “混蛋,你放开我!”

  易白给了男人几拳,想要挣开他的束缚,好离开这个给她带来危险感觉的屋子。

  可她的拳头,对男人来说好似挠痒痒,男人此刻浑身灼热,根本感受不到什么痛意,相反易白的几次攻击更加撩动了他极力克制的欲望。

  这个女人竟敢给自己下药,本该直接掐死她的,但不知为何,这女人的触碰,竟让他生不起一丝厌恶之意。

  不过,这可恶的女人在撩起自己的欲望后居然还妄想离开?

  他不再克制心中的念想,这是他这二十多年来都从未有过的猛烈欲望,既然被这个女人彻底勾起了,那么这个女人就必须为此负责到底!

  砰——

  易白被男人猛然丢到了地上,虽然地面上扑了厚厚的绒毛地毯,但背部还是被摔的生疼。

  “你这个该死的男人!”

  易白不顾疼痛猛然起身,怒火中烧的吼道:“你耳聋了,我说我没有……唔唔!”

  剩下的话,全部被阻截在了唇边。

  男人俯下身来,将她的薄唇覆住。

  仅仅是轻轻的触碰,却在两个人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第一次和一个男人这般亲密接触,易白的身子狠狠一震。

  靠之!初吻就这样没了!

  而男人因为易白绵软的唇,心中原本紧绷的弦也彻底断裂,一手按住她的后脑勺,一手撑在地面,快速加深了这个吻。

  长舌长驱直入,不顾易白的反抗,男人攻城掠地,一味的占有好似宣布自己的土地一般。

  男人的力气出奇的大,根本容不得易白挣开。

  原本就被男人撕破的衣服就有些衣不蔽体,而他竟趁机再次将易白身前的衣服全部撕开。

  毫不留情的动作,好似一种无声的宣告。

  易白羞恼交加,狠狠咬上男人的唇,一瞬间口中血腥味肆意蔓延。

  但男人仿佛没有一点感觉,反而攻势越发强了,一点一点的蚕食易白的理智,即便男人技巧很是生涩,但也足够让易白步步后退。

  “唔唔……”易白拼命挣扎,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哪里想到过自己这么倒霉,抓个犯人都能遇到色狼!

  突然,易白被男人强势的放倒在地上……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动作,即便易白再无知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她这是要失身的节奏吗?

  男子压在她的身上,一只手悉悉索索的往下移,在搭上她裤子的扣子时,没有一丝停顿,竟快速解开。

  上身失守对于易白来说已经是奇耻大辱,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这么禽兽,竟然连她的下半身都不肯放过!

  男子靠在易白的肩窝,对着易白轻轻吹气道:“刚才在给我下药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我傅子琰向来眦睚必报。”

  温热的气息,让易白起了点点鸡皮疙瘩,很是异样的感觉在心中划过,这是她从未经历过的感觉。

  “你放开我,我没有给你下药,我是警察,今天来到这屋子是来抓捕犯人,你若是现在放了我,我们恩怨一笔勾销,你若是再这般,我便与你不死不休!”易白心里急死了,但仍尽量让自己表现出镇定。

  男子听了易白的话,轻轻嗤笑,舔了舔易白白皙的肌肤道:“你这么美味,我忽然不想放手了。”

  易白感觉自己的腿一凉,长裤居然就这样被男人撕开了!

  所有的镇定瞬间土崩瓦解,“住手,你现在!立马!住手……”

  察觉易白的惊慌,男人俯身在易白的唇上吻了吻,低沉的嗓音带着蛊惑的作用轻声安抚道:“别怕,我会让你很舒服。记住,我是傅子琰,你唯一一个男人。”

  说罢,傅子琰俯下身便要入侵……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