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导演刘西同不耐烦的喊了一声,"许安然,你那脖子是怎么回事?落枕了吗?还是里面插钢板了?是大理石的吗?转个头都转不好,你到底会不会演戏?”

  “对不起,刘导。”许安然低着头道歉:“我下次不会了!”

  “还想有下次!你这条都拍了多少遍了?到底还有没有点专业素质!戏剧学院的文凭是买的吗?”刘导咆哮道。

  整个剧组顿时安静的连片树叶掉到地上都能听到,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许安然,嘲弄的,不屑的,看好戏的……

  许安然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捏着衣摆,深吸口气,再次道歉:“对不起。”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刘西同将手里的剧本往旁边一甩,“再演不好直接换人!”

  “谢谢刘导!”许安然嘴上道谢,心里却是深深的无力感,她倒是真想被换下去了,虽然,她喜欢现在这个角色。

  好在这一次,刘西同没有再找事,阴沉着脸让许安然过了,收工的时候还特地把许安然叫过去训话。

  “许安然,这演戏跟做人是一样的,不能太僵硬!光有演技不行,要懂得融会贯通!你看看隔壁剧组的那个周晴,才出道一年多,就已经晋升为四小花旦独自挑大梁演女一号了,新戏从开机到现在,天天跟天易的梁少传绯闻,连剧组的宣传费都省了。你再看看你,出道这么多年,都混了点什么?跟刚出道的那会有什么差别?”

  许安然脸色瞬间僵硬,刘西同以为许安然是把他的话听进去了,眯缝的小眼闪了闪,意有所指的说:“你自己回去好好领会领会!明天我看你表现!”

  “谢谢刘导指点!”许安然装着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然后硬着头皮跟着助理去卸妆了。

  坐在化妆间,许安然看了下墙上的电子台历,七月二十九号。她眼神一恍,而后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

  “安然姐,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大,太累了?”卸妆的小助理小桃看到许安然不断的揉着太阳穴,关切的问。

  “嗯,有点累。”许安然压低了声线,带着些微的沙哑开口说道。

  “我看是刘导有意刁难你,今天这场戏我觉得数你拍的最好啊,不知道为什么刘导一遍遍的老NG!”小桃有些为许安然抱不平,撅着嘴嘟囔,“我觉得那女一号也没你演的好,都走错位,刘导还笑着喊过,真是的!”

  “刘导对工作要求一直很严格,他对我要求高,是好事。”许安然四两拨千斤的说。

  尽管许安然心里明镜似的,但是身在这个复杂的圈子里,她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小桃这个小助理,没什么坏心眼,但是心直口快,是个话唠,嘴上又没个把门的,很容易被人套了话去,许安然跟她在一起,大多时候都是安静的,不想招惹口舌是非。

  刘西同是娱乐圈里有名的老色鬼,外号西毒,最喜欢玩弄潜规则那一套,据说口味重的很,还男女不忌,自从她接拍这部《夜未央》以来,就被这老色鬼给盯上了,隔三差五的拿工作借口骚扰她,暗示她,不是叫她去讲戏,就是明里暗里的说要给她介绍新戏。

  在娱乐圈里混了快六年,许安然怎么会不明白,这些所谓的好处背后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想要潜她,跟她上床!

  每次,许安然都装傻充愣的糊弄过去了,这刘西同大概没什么耐心了,利诱不成,改成威逼了,所以才在拍戏的时候鸡蛋里挑骨头,故意给她施压,想要逼迫她就范。

  一想到她这次在《夜未央》出演的女三号贤妃李碧瑶,戏份才拍了一半,还要有好长的时间继续看刘西同脸色,许安然就觉得头更疼了。

  小桃虽然嘴上唠唠叨叨个不停,但手上的活也利索,没一会就将许安然的头发从那一大堆朱钗卡子中解脱出来,她看着镜子中的许安然,忍不住又大发感慨,“安然姐,你说说你长得这么美,胸大腰细,性子又好,演技又好,怎么还没火起来呢?真是没天理!”

  这种话,许安然已经从小桃嘴里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完全免疫了。

  她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她美吗?

  细眉弯眼,琼鼻皓齿,樱桃小嘴瓜子脸,是挺符合当下审美标准的,即使从来没有怎么刻意保养,二十五岁的她皮肤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显小很多,不得不说外在条件得天独厚,上学的时候老师就经常夸她,说她是吃这碗饭的料,但是为什么她从这张脸上看到的只有心里的憔悴?

  明明才二十五岁,她怎么觉得自己的心已经五十二岁了?

  这一天被折腾的够呛,卸完妆,换了衣服,许安然打算回自己的小窝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她在国贸城有套六十平的小公寓,是自己这些年赚钱买的,平时她大多时候都是住在那里。

  红灯的时候,许安然手机进来一条短信。

  我在家等你。

  短短几个字让许安然的心里一跳,目光停留在发信人梁易勋那三个字上久久失神,直到后面的司机狂按喇叭,不断的催促她快走,许安然才放下手机,开车掉头去了皇朝大厦的精品街选礼物。

  今天是她跟梁易勋的婚纪念日,外人只知道天易的少东梁易勋年轻有为温柔多金风流不羁,无数的女人前仆后继的想要爬上他的床,觊觎着天易少夫人的位置,却不知道,梁易勋早已经是已婚人士了,她许安然跟梁易勋的名字,在同一本户口本上,他们已经隐婚三年了。

  许安然挑中了一条蓝粉色的领带,一看标价三万多,她狠狠心,刷了卡,这领带很符合梁易勋的品味,而身为天易少东的梁易勋,身上自然不可能穿戴便宜货。

  许安然跟梁易勋的“家”在锦绣山庄的一栋别墅里,他们结婚后就搬进那里。

  不过那地方说是个家,实在勉强,梁易勋通常几个月都不回去一次,结婚三年,他去那里的次数十个指头都数的过来,而且从不过夜,所以那栋别墅里,平常都是许安然跟佣人刘婶两个住,后来许安然买了国贸的小公寓,觉得疲累的时候或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会去小公寓里住,那栋大别墅,住起来实在太空旷了。

  将车停进车库,许安然看了眼旁边的劳斯莱斯,深吸一口气,拿了礼物下车。

  刘婶迎上来,喊了一声少奶奶,许安然点点头,进了家门,因为有心事,许安然没有注意到刘婶脸上欲言又止的古怪神色。

  “surprise!”一道久违了的女音忽的窜进耳朵里。

  许安然愣愣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女人,脑袋里懵成了一团。

  作者的话:小白新来乍到,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砸场的请绕道,么么哒!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