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洋怒然的坐在驾驶座上,额际青筋暴烈,此刻,他的表情看着很可怕,仿佛随时都要杀人般。

  “你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我一定杀了他!”段洋咬牙切齿道。

  “我不知道……”

  “哪家酒店?我去找,我去找出这个男人,我要亲手砍了他!”段洋简直不敢相信,温馨的第一次会被别得男人夺走,那本该属于他的!

  温馨慌乱的瞠大眼,生怕他真得去查,连连摇头道,“别查了,我不想再触碰这件事情,即然已经发生了,我 认命了。”

  “可我不认命!你是我的女人,你的一切本该属于我的,温馨,你为什么这么轻易就给了别人?”段洋的嘶声中有了一丝恨意。

  再温柔的情人,都会有脾气,都会在某件事情上流露出愤然的一面。

  此刻,段洋竟恨起了她。

  温馨无助的闭上眼睛,除了对不起,她真的无话可说。

  温馨还是开门下车了,段洋没有阻止她,望着她纤细的背影,他狠狠的捶着方向盘。

  他捧为珍宝的女人,他等了三年也不舍得碰的女人,竟然被别得男人夺走了?

  那个男人是谁?

  是谁?

  温馨拦了的士回家,这一晚上,她注定悲伤失眠到天亮。

  第二天,她神情恍惚听到开门声,紧接着是母亲和夏然的声音,夏然有些不耐烦道,“叫她去医院就行了,为 什么还要来这里?”

  温馨从被子里爬起来,穿着睡衣走出来大厅,就看见母亲和夏然走进来。

  “妈,你们怎么来了?”

  苏锦秀目光温和的望着她,“你忘了,你上次和爵夜过夜快一个星期了,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比如呕吐,吃 不下东西的情况?”

  夏然扬起优雅的脖子,从包里拿出一袋东西,“去测一测吧!晨尿是最好检验的。”

  温馨突然有些窒息起来。

  这种感觉真难受,好像她就是一件工具,代孕的工具。

  眼前的人,真得是她的妈妈和妹妹吗?

  她看了一眼桌上的测孕棒,咬着唇拿起走进了洗手间,关上门,她深叹了一口气,有些气恼的拆开包装,快速 看了一眼检查的步骤,开始做了。

  门外,夏然一脸焦急起来,她多希望温馨一举即中,不用再把她送到老公的床上了。

  她烦燥的走来走去,等着结果。

  苏锦秀的脸色也同样紧张,这件事情早落定早好,这样孙子出来了,那冷家的一半家产就都到手了。

  冼手间里,温馨的心也不平稳的跳着,她低着头,看着平放在地上的测孕棒,看着第一条红线出现,紧接着, 等了两分钟,也只有一条红线。

  她没怀。

  她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这么说,她还要和冷爵夜做?

  她走出来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夏然拿不准她这是什么表情,赶紧上前逼问道,“怀了吗?”

  “还没有。”温馨木然的回答一句。

  “怎么会?怎么还没有怀上?他到底是不是在你的体内……”夏然抓住她的手说着,脸不由涨红,她急得连这些话都想问清楚了。

  温馨的脸色也红了,她咬着唇,有些生气的拂开她的手,不想理她。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