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洋正兴奋着,但他明显感觉身旁有目光看着,怔了一下,松开了怀里的温馨。

  温馨羞得脸红耳赤,一抬头,赫然看见不知何时站在身边的冷爵夜,她吓得心都颤了起来。

  “温馨,真巧。”冷爵夜直呼她的名字。理论上他是她的妹夫,可论年纪,他却整整长了她五岁。

  段洋的目光瞬间流露惊愕,身为雄性的危险意识强烈笼罩胸口,这个男人,俊美耀眼,一看就是上位者的身份,他是谁?为什么他认识温馨?

  “小馨,他是谁啊!”段洋询问。

  温馨的脸不知是吓红的,还是羞红的,她目光微垂着,紧张的解释,“他是我妹夫。”

  妹夫?段洋这才恍然惊觉冷爵夜的身份,他就是冷氏集团的少爷?

  虽在杂志上看过,但见真人,还是有些羞距,真人的他,更帅气年轻,浑身透着一股难于言喻的高贵凛然。

  说完,温馨鬼使神差的挽紧了段洋,朝某人介绍道,“他是我男朋友。”

  冷爵夜的目光暗扫那亲蜜挽着的手臂,矜贵地朝段洋微笑,“你好。”

  “你好!”段洋说完,拉起温馨道,“我们该走了。”

  温馨被他牵着,低头随着他走。

  身后,冷爵夜看着那纤细的身影,俊美的面孔有些僵硬,仔细看的话似乎正在紧紧的咬着牙关。

  “大少,我们要迟到了。”左峰的身影走上来提醒。

  “你不用跟我一起出差了,留下来,给我看着这个女人。”冷爵夜冷沉吩咐。

  “看着温小姐?”

  “我要确保这个男人不会碰她。”冷爵夜直言不讳的说。

  “呃……”冷峰眨眼,难道这个任务,会比老板去谈一场三十亿的生意更重要吗?

  冷爵夜说完,大步流星走向了入口处,带着十几号智襄团离开。

  身后,左峰露出无奈的苦瓜脸。

  温馨和段洋走出机场门口,一辆黑色保时捷跑车等在那里,段洋的司机走下来,把钥匙递给他。

  段洋并不是一般家境的人,他父亲是连锁超市的老板,在国内已经拥有二十家大型的超市,也算是富二代。虽不能和冷爵夜那种大豪门相比,但也算家境殷实。

  温馨和他交往,并不是看中他的家境,而是段洋的人品。段洋在大学疯狂追求她两年,在去年毕业时她才被感动答应交往,温馨在不知不觉中也喜欢上段洋,依赖上他的温柔。

  可此刻,坐在车里,她的心情是沉重,心酸的。

  她不知道该怎么向段洋提分手。

  她原本要留给他最珍爱的东西,已经没有了,她愧对他。

  “怎么不开心?嗯?有烦恼吗?”段洋温柔的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注视着她。

  “没有。”温馨摇了摇头,笑道。

  “刚才那个就是冷爵夜啊!我竟没认出来,上次他和你妹妹的婚事可是轰动全国啊!”段洋捡着话题聊着。

  温馨的脑海里,回忆着三个月前那场轰动一时的世纪豪门婚礼。那场耗资巨万的典礼被传为一时盛事,来宾几 乎囊括了上流社会所有的政客财阀和豪门巨富。

  冷爵夜黑色西装礼服,搭配红宝石胸针袖扣,英俊犹如走出城堡的王子,夏然粉色婚纱,佩戴成套硕大的钻石头冠首饰,气质高贵风情万种,就像童话里的公主。

  他们两人手挽着手,金童玉女壁人成双,迎着所有人的祝福完成婚礼。

  想着那一幕的婚礼,温馨望向窗外的美丽眼睛,微微掠过一抹难言的酸涩。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