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中男性的荷尔萌气息,令她身体燥热起来,她的手开始在男人身上点火,试图让男人补偿她一次。

  可是,男人突然扣住她的手,有些不悦的低喃,“别动了,我累了。”

  累了?他在另一个女人身上累了。

  夏然在身后,嘴角无声的弯起了自嘲,还有那莫名涌上的憎恨。

  ……

  温馨回到家里,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整个人晕晕沉沉的,干什么都提不起劲。

  而她只要想到昨晚和冷爵夜的事情,她就会难堪得想死。

  如果说之前她是在醉酒的情况下发生的,那么昨晚,她却是清醒的承受着,那个男人的吻,他的气息,他的温度和力量。

  那么清晰,仿佛烙印在她的灵魂里,这些事情,她连和男朋友都没有发展到的地步。

  她想,如果生完这个孩子,她一定不会再出现在这对夫妻的面前。

  她抚摸了一下小腹,不知道有了孩子是什么感觉?她要是生出这个孩子,它会得到很好的照顾吗?夏然明显是恨她了。

  她真希望自已患上什么不孕之症,这样,她就不用痛苦了。

  两天之后,她接到段洋的电话,让她去接机。

  温馨没有理由拒绝。

  她一早打了的士到达机场,由于段洋坐得是头等舱,是从贵宾通道出来的,她上次办了贵宾卡出入卡,她胜利 进入接人区。

  她心神不宁的走进了贵宾通道休息室,还有几分钟飞机才到达,她靠在栏杆上发呆。

  突然,通道走廊走走进一行整齐的人,气势非凡,令人不得不侧目,她转头望去。

  只见在一群西装男人的簇拥下,冷爵夜的身影为首,气势威严的走来。

  他一身黑色西装衬得他身材精悍挺拔,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英俊深邃的面孔毫无表情,仿佛雕塑般冷淡。

  温馨慌得瞬间想逃,她转身,背着他的方向,慌乱的扯着长发,试图遮住自已的面容。

  就在这时,贵宾出口处,一抹兴奋的身影走出来。

  段洋一眼就看见人群里的温馨,他开心的将行礼箱丢给助手,英俊的身影朝她迈来,激动的唤她,“小馨。”

  温馨抬头,刚看清段洋的面容,整个身子便被他拉入了怀里,紧紧的抱住了。

  而这一幕,落在不远处冷爵夜的眼里。

  望着那甜蜜恋人久违相见的感人场面,他站在另一个入口处,,目光中闪烁着难以言状的情绪。

  像是,不悦。

  段洋实在太想温馨了,他在美国出差的这一个星期,几乎日夜都想,想着拥抱她,亲吻她,想着他这次回来,就可以得到她。

  段洋果然没忍住,扣住温馨的后脑勺,便热烈的在她的唇上印下一个吻。

  不远处,冷爵夜鹰隼般森寒的目光直直的射过来,看似平静,实则怒意明显。

  他突然嘴色一勾,迈步走向了那甜蜜的小情侣。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