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很热,让人发狂的燥热,混杂着难以控制的冲动,流窜过全身,她的娇躯不受控制的轻颤。

  痛,很痛,头似要裂开,硬生生的撕裂着每一根神经,狠狠吞噬着她本就模糊的意识。

  地狱般的毁灭,似要将她淹没,让人逃无可逃。

  纵是如此,唐可心还是第一时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是什么情况?她明明在执行任务?怎会变成这样?

  很明显,她是被下药了?

  她,某特殊高层的秘密军医,著名的心理博士,能给她下药的人还真不多。

  “人虽傻了点,一张脸还是看的过去的,今晚你就好好享受吧。”门外突然有脚步声传来,淫秽的声音虽然极力压低,还是传进了唐可心的耳中。

  虽还未完全弄清是怎么回事,只是,这一句话,便让唐可心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唐可心知道,此刻,她必须自救。

  只是,此刻头痛的厉害,身体也更加难受,而且全身使不出半点的力气,爬都爬不起来,更别说逃离。

  这药实在厉害。

  手胡乱的撑着,挣扎着想要起身,有心却无力,不过,唐可心感觉到自己好像按到了什么东西。

  就在房门被推开的那一刻,床突然塌了,床塌了,塌了!

  然后,唐可心直直的坠下,坠下!

  在她坠下的那一瞬间,床闭合,恢复原状。

  落地的那一刻,并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只是落点有些不平,唐可心眯眼,她压着的似乎是一个人。

  通过触觉的感知,可以确定此刻她压着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男人的气息带着几分冷冽,却有着一种让人沉醉的独有的味道,充斥着她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

  唐可心望向他,醉眼迷离,光线不明,看不清,人却迷乱,身子不受控制的轻颤,体内遽然涌动着一种疯狂的渴望。

  仿若在沙漠中挣扎了几天几夜濒临枯竭的人,突然看到一片绿州,宛若天堂的救赎,致命的诱惑瞬间渗入进她每一个细胞。

  “恩。”唐可心情不自禁的轻吟出声,强撑的意识,在那一刻瞬间的瓦解,崩溃,她低头,炽热的唇就那么吻向身下的男人,吻在他的颈窝处。

  男人僵住,黑暗中看不出表情,只是冰封千里的寒气却瞬间漫开,充斥进每一寸气息,刹那间聚起毛骨悚然的杀意。

  这个从楼上跌落的女人竟然该死压在他的身上,而且还强吻了他?

  若非刚刚解去身上的毒,此刻不能动,他定要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碎石万段。

  只可惜此刻的唐可心感觉不到危险,她只知道这般的靠近,让她的身体不再那么难受,体内的欲望终于有了一个突破口,所以,她需要更多。

  她的吻多了几分狂乱,香舌伸出,不断侵犯着他的颈部,甚至还不怕死的啃咬起来。

  男人的身子明显的僵滞。

  “乖,别怕。”恍惚中,一道声音略略模糊的传开,辩不清是谁的,半醉半醒中,唐可心感觉到一只大手钳在她的腰间,似要将她纤细的柳腰折断。

  哼,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此刻,她竟然还能不怕死的要求某被强的男人怜香惜玉,胆的确够肥的。

  若非此刻男人不能动,钳在她腰上的手已用了他全部的力,她只怕灰都不剩了。

  她的唇沿着他的颈部一路向上,终于移到他的唇上,吻住。

  男人的唇抿起,牙齿暗咬,唐可心不能深入,唇微翘,似有些不满,下一刻,她的手突然在男人腰眼处用力按下。身为医生,对付这样的事情,她还是有办法的。

  此刻的唐可心意识早就模糊,只是体内疯狂的欲望促使着她本能的做着这一切,若非此刻中毒,打死她,她都不会也不敢这么做。

  因为刚刚解毒,毫无抵抗力的男人因着她这突然的动作沉沉轻吟,唇微启。

  唐可心趁机顺利的深入。

  唐可心满意的笑了,笑的春风荡漾,笑的妖艳妩媚,笑的得意耀眼。

  男人却沉了脸,眸子中的杀意疯狂肆虐,纵是在这黑暗中,那目光都能瞬间的将人凌迟了。

  不过,那杀意对此刻的唐可心并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她的香舌带着几分试探滑入他的口中,舌间带着淡淡的药味也尽数的侵入男人的口中,她口中残留的媚药进入他的身体。

  正如唐可心先前所料,这是一种很厉害的媚毒,沾上一点,足以疯狂。

  更何况现在的他,毫不抵抗力。

  男人身上的冷冽慢慢淡了,杀意也少了先有的威力,一双深邃的眸子微微黯然,染起几分异样的色彩。

  唐可心炽热的身子与他紧紧贴合,一只小手混乱中伸进他的衣衫,爬向他也变的有些炽热的胸膛。

  下一刻,他性感的薄唇缓缓勾起,晕开片片惊潋,魅惑入骨,勾魂摄魄,一个翻转,他已将她压在身上,两人瞬间转换了方位。

  不知是不是刻意惩罚,男人突然低头,狠狠的咬住了她的肩膀,纵是此刻意识模糊的唐可心都痛的轻呼。

  这一咬定不轻,怕是会留下痕迹。

  在她的低呼中,他松开口,却在下一刻,用力吻住她的唇,吻去她所有的声息,与此同时,他的手已经快速的扯去她身上的衣衫。

  此刻的唐可心,早已无法思索,只能在那炽热疯狂中沉没。

  缠绵中,炽火焚烧,激烈而疯狂,疯狂的索取,疯狂的霸占、无休无止……

  唐可心很佩服自己,在这般的疯狂中,竟然没有累晕,昏死过去。

  待他停下,药已散去,她恢复了清醒,也瞬间让自己冷静,她必须尽快离开。

  黑暗中,她摸索着拿过衣衫,想要穿上,却发现手中的衣服有些奇怪,不过,好在还算勉强的穿上了。

  “想走?”只是,她下了床,脚刚落地,还不曾迈开,一道阴沉沉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

  那声音不高,却冰寒刺骨,危险窒息,如同来自地狱最深层的催命符,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惧。

  黑暗中,唐可心不曾回头,却清楚的感觉到他直射而来的目光,那目光中有着狠不得将她立刻凌迟千片,然后再挫骨扬灰的杀意。

  向来冷静,多年来已不知害怕为何物的唐可心此刻竟然硬生生僵住,后背凉飕飕的惊寒。

  唐可心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想要杀她。

  唐可心唇角轻扯,就算是她误闯了他的房间,先前有那么一点点的强他的意思,但是,这种事情吃亏的终究是女人吧,她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还亏了他?

  更何况最后还是他主动,一次一次狠狠的要着她,而且这个男人还变态的咬伤了她的肩膀,到现在,她肩膀还痛着呢。

  吃干抹净不认帐就算了,何必绝情的要杀她。

  不过,想杀她,怕是没那么容易,唐可心身子未动,手却暗暗握紧,他若动手,她便……

  只是,等了片刻,身后却没有动静,带着些许疑惑,唐可心缓缓转身。

  对上他那冰封千里却杀意肆虐的眸子,冷静如她,仍却惊的心颤。

  从不知,一个眼神竟能有这样的威力,她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而且很危险。

  此刻,他坐在床上,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她,不过,却并没有动。

  这般明显的杀意,却不动手,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此刻的他,不能动。

  唐可心唇角微瞥,松一口气,什么嘛,害她虚惊一场。

  正如唐可心所料,他此刻的确不能动,刚刚突然起身,导致气血逆涌,不过,纵是如此,此刻他全身散出的气息仍就让人心惊胆颤,不敢靠近。

  看到他满身的杀意,狠不得立刻将她碎石万段,却又偏偏不能动,唐可心的唇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

  “恩,就这么走了,的确不厚道。”唐可心望着他,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声音因着刚刚的疯狂明显沙哑。

  这个男人要杀她,被他吓的虚惊一场,就这么走了,可不是她唐可心的风格。

  她唐可心从来不记仇,因为有怨有仇,她当时就报了。

  而且,她向来最是善解人意,让他一人唱独角戏,她还真真过意不去,所以,她决定要好好配合他。

  男人死死的盯着他,寒意冰封,杀意更浓,却也略略隐过一丝意外。

  “虽然,你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不过刚刚毕竟辛苦了一场,所以,多多少少总是应该给点的。”她唇角的笑不断漫开,态度却更是认真且带了几分郑重。

  黑暗中,他看不见她脸上的笑,却能够清楚的辩出她声音中那该死的轻快。

  该死的女人。

  “女人,你在找死!”瞬息间,他的眸子遽然眯起,狠狠的盯着她,聚集的杀意毫无遗漏的劈在她的身上,似要将她剥了皮,抽了筋,剔了骨,然后再挫成灰。

  唐可心相信,若是这个男人能动,肯定就那么做了。只可惜,此刻他动不了。

  所以,唐可心不怕他。

  手比心快,唐可心的手似下意识般的伸进腰间的一个荷包,摸出几块零碎的东西。

  望着自己摸出的东西,唐可心愣了愣,这貌似是一些碎银子。

  什么时候,这二十一世纪也用银子了?而且,她腰上竟然挂了个荷包?

  对上他杀人的目光,唐可心来不及细想,不管是钞票还是碎银,对于此刻她要做的事情似乎并没有影响,所要的结果都一样。

  “这些碎银是赏你的,这可是你辛苦所得的卖身钱,一定要拿好了。”唐可心将碎银放在他的手中,很是体贴的交待完,然后潇洒的转身,向外走去。

  “女人,你最好别落在我手里,否则……”死死盯着她的背影,男人牙齿狠咬,咬牙切齿的狠绝中隐着阵阵嘶磨声,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真敢……”

  “放心,不会有那一天的。”唐可心的回答肯定而自信。

  以她的身份,她的能力,只要她不想,没有人能够找到她。

  中毒是一个阴谋,遇到这个男人却是意外,刚刚对他的捉弄亦是因他起了杀意,就只当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不过,这一切过后,将不留任何痕迹。

  只是,她不知道,天已变了,她已不再是二十一世纪那个血雨腥风中仍就能够全身而退的唐可心。

  而她更不知道,刚刚她亲自放在男人手中的几块碎银中,还有一个其它的物件,上面刻有特殊的标记。

  不会有那一天?望着他离去的方向,他怒极反笑,很,很好,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如何逃的掉?

  就算是掘地三尺,他也定要将那个女人挖出来。放眼天下,他要找的人怕是还没有找不到的。

  突然感觉到手中碎银中的异样,他眉角微扬,唇角一点一点缓缓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幽魅入骨却更让人心惊胆颤。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