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以前,苏沫的形象一直都是暴发户的女儿,她从骨子里讨厌,一直梦想着让自己脱胎换骨。

  十八岁之后,她成了破落户的女儿,才彻底明白,暴发户的女儿,其实挺好,至少穷的只剩下钱。

  而现在,她富得只剩下自己,倒是真的脱胎换骨了!

  苏沫一步一步走的很小心,刚下过雨,地上水渍和烂菜叶子被踩烂了粘在地上,看起来恶心的很。

  她总是喜欢把不想回家的原因归结于这一条路。

  穿过这个菜市场,是一幢已经有些年月的老楼。

  从远处看,阳台上男人的短裤背心,女人的花裙,迎风招展,就像是万国旗似得。

  很恶俗,但她现在就住在这里。

  这里是S城的老区,远离了整个城市繁华圈,拥挤、脏乱,嘈杂是这里的特色。

  这里住的人也是形形色色,刚毕业没有工作的大学生,混迹在社会最低层的草民,贩夫走卒,还有像她们家这样的,生意破产的破落户。

  这里是她外公的家,外公死前,把房子留给了她,苏沫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成为他们家的傍身之所。

  走在这条光线阴暗狭窄的小路上,苏沫心中莫名压抑。

  “哎呀,沫沫回来啦。”陈爷爷,是外公的棋友,从她家搬到这里没少照顾他们。

  苏沫礼貌应了声:“陈爷爷好。”

  “沫沫,越长越漂亮了。”

  那天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和这阴暗的环境比起来,确实清新。

  这条路,走到尽头,拐个弯,就到家了。

  苏沫掏出钥匙想要开门,却发现门怎么也打不开了,仔细一看,发现门锁不知什么时候被换了。

  苏沫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钥匙,讽刺一笑,半天才拍了拍门。

  “爸,在家吗?”

  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动静,只听当啷一声,门开了,苏爸爸坐在轮椅上对着她笑:“沫沫回来了?”

  苏沫盯着爸爸看了会,他似乎比三个月前还要瘦些,苏沫强作欢颜:“嗯,我暑假要打工,开学就要去实习了,回来看看爸爸,阿姨不在家吗?”

  “你阿姨去买菜了!”苏爸爸悻悻的笑着。

  买菜?打牌还差不多吧,她低低的哦了一声假装不知。

  拿着包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推开门,却愣住了。

  她放在书柜的书被乱七八糟的丢在角落,她那张老旧的小床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新床,显然不是为她换的。

  她回过头看爸爸,想问他怎么回事。

  苏正恒看着女儿的表情有些赧然,唇瓣张了张,真要开口的时候,却听背后传来了声音……

  “哎呀,原来是我们家大小姐回来了!”说话的正是苗凤兰。

  苏沫的继母,她十三岁那年,苗凤兰挺着肚子进的家门。

  肚里怀着一个,手上牵着一个,小女孩,和苏沫同年,但比她小了三个月,爸爸让她叫她妹妹。

  酒红色的头发,涂着浓艳的口红,黑色的裙子,脖子上还挂着串珍珠项链,俨然还是个贵妇人的打扮。

  当年爸爸投资生意破产,中风住了院,她没有离开,苏沫还是很感激的。

  虽然不曾叫过她母亲,但对她还算尊敬。

  只不想,苏沫的尊敬,苏正恒的退让,换来的是她的得寸进尺。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