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天,外头酷日炎炎,乾溪山山洞里,寒潭上却泛着慎人的冰冷气息。

  但,与潭水的冰冷截然不同的是坐在潭中运功疗伤的男子,一身滚烫的真气萦绕,让靠近他周身的潭水蒸腾出一层层袅袅水雾。

  精致绝伦的五官透着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白皙若瓷的肌肤在水雾中蒸腾出诱惑的粉色光泽,半湿的墨色青丝懒懒地披散在肩头,与莹白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个漂亮到天理不容的绝色男子,这样的倾城之色,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看到了都会忍不住尖叫,任他压在身下予求予舍……

  他坐在潭水与身上热度交织出的冰与火之间,长长的瞳睫覆在紧闭的星眸之上,玫瑰色的薄唇抿出一道令人窒息的寒意。

  忽然,平静的山洞里风起云涌,狂风大作,杀气顿现……

  对,杀气!在这个被他的手下严密防守的洞中,巨大的杀气来自头顶。

  但,此刻是他运功最为关键的一刻,一旦动了就要破功,不仅无法疗伤,反而会伤得更重!

  “扑通”一声,一件不大不小的不明物体从天而降,一头栽到楚玄迟的怀里。

  之所以说是一头栽下,只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一个小巧的头颅在他胸膛上蹭来蹭去,不知道在做什么。

  忽然身下一紧,楚玄迟美丽的瞳睫微微抖了抖,差点忍不住跳起来将这个动物一掌拍出去!

  可他还在死死忍耐着,只差那么一点点,他就可以功成!

  “咕噜噜,咕噜噜……”

  栽下来的动物分明呛了好几口水,哗啦一声,一个湿透的头颅从寒潭中冒出来。

  慕七七大口喘着气,差点在冰冷的潭水里被呛死!

  好冷……

  抬头,看到被她压在身下的男人时,一双好看的云眸顿时泛开朵朵桃花。

  好美,好美,太美了……口水呀……

  他堂堂一国王爷,沙场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战神,皇城第一美男!

  这女人,她死定了!本王,要将你千!刀!万!剐!

  身上的女人还在不知死活地对他评头论足道:“胸肌这么发达,体格这么强悍,不错不错。”

  某男黑透的脸总算找回一丝丝暖意,但,别以为她有点眼光,他就会放过她。

  “四肢发达,一看就知道头脑简单。”

  毛!本王在政场上呼风唤雨的时候,你丫只怕还没有出生!

  “皮肤真好……”

  “……”

  血气翻涌,再翻涌……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