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哗哗的吹拂着山崖边,山崖旁是一处残旧的小茅屋。

  此时茅屋外,一名脏乱不堪的瘦小身影,躺在血泊里。

  痛!

  身上撕裂般的痛楚,让五凤感觉全身都如刀砍过一般,疼得连呼吸也困难。

  居于一个杀手本能,在恢复意识的第一时间睁开眼,手往地上一拍,身形想要翻身跃起。

  可是,浑身传来剧痛,手脚动也动不了,刚拱起的身体,砰地一声又倒回了血泊里。

  五凤呼吸一紧,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出碎石杂草恒生的山崖旁。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在毒针炸弹下,她还没死去?

  她的记忆,还停在自己被最爱最信任的两人背叛,心窝被刺入毒针含恨而启动炸弹,死也要拉那对狗男女一起陪葬的那一幕。

  忽然,五凤只觉得脑子一刺疼,一股陌生的记忆片段齐齐涌入脑海,仿佛要将她脑子给撑炸似的。

  疼得她冷汗淋漓,半响疼痛才消失,可五凤却怔愣了。

  她……穿越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还没来得及让她消化完这荒唐的信息。

  “刷刷……”鞭子破空袭来。

  “你这疯狗的小贱人命还挺硬的,打得我手都酸了,竟然还有力气动,看我不打死你。”随着鞭子落下,尖锐喝声传来。

  “三姐,别把她打死了,她抓花了我的脸,她的脸是我的,我要像刚刚在她身上割肉一样,把她那小脸蛋给划成马蜂窝。”另一道兴奋阴毒的嗓音随之传来。

  “慢着!”这时,又一道温柔似水的嗓音,淡淡的拂来。

  “大姐,你干嘛阻止我们?这个小贱人居然胆敢偷偷跑到太子殿下面前去献媚,发现后还咬伤了三姐跟抓伤了我的脸,这口气,就是杀了她我也消不下来。”阴毒嗓音的女子不甘,可又似乎畏惧那温柔嗓音的女子。

  “呵呵……”头顶传来一道温柔充满诱惑似的轻笑声;“你已经挑了她手脚筋,在她身上割了百刀,三妹也抽了百鞭泄恨,身上没有一块可看的皮肉,她现在唯一能看的,也就只有她那张小脸了。”

  虽是温柔甜美,可却不难从中察觉出那嫌恶和嘲弄。

  五凤眼底冷杀升起,原来她的手脚筋被挑断了?难怪手脚都动弹不得。

  不过,好熟悉的声音……

  凌乱头发下,五凤无力而缓慢的抬起眼眸。

  那一刹那,五凤浑身一僵,眼底瞬息间刷过了一抹讥笑,慢慢的逐渐被一抹冰冷所侵蚀。跟那个背叛了她的三凤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就连神韵都是一模一样。

  只见温柔女子那话一落,那两个女子才顿时‘咯咯’笑起来,心情舒爽似的。

  “来人,把九小姐丢下悬崖林去吧,滋补一下林中的魔兽,也算是她唯一的价值了。”温柔嗓音淡淡响起,却恶毒冷狠。

  三人对话,五凤一字不漏听入了耳里。

  脑海记忆里,闪过之前发生的事。

  太子殿下前来将军府过夜,有意从将军府选出太子妃,可居住在将军府后山病怏怏的她,却莫名其妙出现在了太子的房间里。

  是啊,那段记忆里是空白的,很明显,她遭人陷害了。

  之后,就被这将军府的大小姐,三小姐,六小姐给抓来,又是鞭抽,又是刀割……

  很好,非常好!

  五凤眼底寒光闪闪,今天给予她的这一切,她如数记下了。

  当身体被当麻袋似的拖过那碎石地留下一地血肉,用力丢下山崖,五凤心底就蕴含着一股杀戮气息。

  给她等着,当她回来之时,也就是她们不得安宁的时候……

  山间覆盖着古老的巨木,犹如千年岁月那般幽暗,各种魔兽盘横在其中,昭显了一股危险气息。

  “吼……”

  “嗷呜……”

  虎吼声,狼吟声,充斥了整个森林中。

  强震得五凤,不,云舞从晕迷中清醒过来。

  当看清楚眼前情况时,云舞还是忍不住心一颤,拱起身,往身后山壁退了去。

  这时,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道金光,随即,袭卷出了一段奇怪的信息。

  二阶的金色虎,比平常虎类巨大两倍,火属性,拥有独特的防御力,攻击强,却敏捷度弱。

  一阶的铁背狼,水属性,敏捷度强,攻击中,防御力弱,可群攻之力,能抵上二阶魔兽。

  云舞来不及去探究她脑海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段信息。

  因为,就她右手边,一只二阶的金色虎,正獠牙狰狞朝着一阶铁背狼群发出警告的嘶吼着,那双兽眸却对她虎视眈眈着。

  左手边,一群一阶铁背狼群,龇出獠牙也不甘示弱的对二阶金色虎狼吟起,狼眸也阴森森的紧紧盯着她。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