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青焰国帝都郊外的树林里。

  一轮明月高悬夜空,皎洁的银辉遍洒大地,亦将整片树林照耀得亮如白昼。

  树林深处,有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大树旁的土地有被挖动过的痕迹,似是挖了一个坑又给填了起来。

  忽然,这个被重新填上的坑里,发出一阵响亮的撞击声,紧接着,泥土竟突然松动起来。

  那撞击声还未停止,泥土也在剧烈地晃动。

  夜空中,一朵乌云突然出现,遮挡住那一轮皎洁的明月,大地渐渐陷入黑暗当中。

  乌云很快散去,大地再次变得明亮。

  而就在这时,那个坑里,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影。

  “你妹的,谁把姑奶奶装进棺材里的?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一道清脆响亮,却充满愤怒的声音,在这安静的树林里突兀地响起,顿时惊醒了林中栖息的鸟雀。

  顿时间,鸟雀扑腾翅膀的声音此起彼伏,甚至还有不少鸟儿被吓得不停鸣叫起来。

  “姑奶奶从来只从外面开棺,这还是第一次从棺材里开棺!”苏离骂骂咧咧地从棺材里爬出来。

  身为千年盗墓家族的传人,她开过不少的棺材,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

  爬出棺材,她站在坑边,抬起右手放在眉头,眺目远望。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她分明记得,自己在探寻一座古墓时,不慎触动机关,被掉下来的石头给砸到了呀。

  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没有任何的伤痕,也没有半点血迹。

  难道她有金刚不坏之身,被石头砸到了也没事?

  正在暗自庆幸自己福大命大,忽然感觉到一阵疼痛,她赶紧揉了揉太阳穴,却发现有无数的记忆,突然涌进脑袋里。

  那些记忆就像放电影一般从她的脑海里闪过,让她觉得脑袋都快炸掉了。

  头痛欲裂,她忍不住蹲了下来,双手抱头,努力地消化这些硬钻进来的记忆。

  好半晌,她才彻底地消化了这些记忆,也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大难不死了。

  原来,她穿越了!

  青焰国将军府,嫡出三小姐,意外落水身亡,连个像样的葬礼也没有。

  轻轻抬手覆上自己的左脸,当触及到脸上那粗糙的疤痕时,她忍不住勾唇苦笑。

  穿越就穿越了吧,她不期望大富大贵,但至少能平安度日吧。

  结果呢?穿成一个不受宠的嫡出小姐不说,还是一个丑女。

  苏离恨不得仰天长啸……老天爷,你要不要这么坑姐!

  既来之则安之,苏离叹一口气后,坦然接受了自己的遭遇。

  此时的她,只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待到明日一早,再回去她那个所谓的家。

  朝着四处张望了一番,却完全分不清方位,她只得随便寻了一个方向,迈步便往前走。

  一边走,她一边暗自规划着自己的将来。

  却是在忽然间,她灵敏地察觉到,前方有动静,似乎是有人朝着自己这边靠近。

  她刚来到这个国度,对所有的事情尚不了解,且此时还是深夜,她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赶紧寻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她屏息凝神,悄悄地观察着情况。

  只见不远处,一抹挺拔的身影,正步履踉跄地朝着自己这边靠近。

  从那人的步伐来看,似乎受伤了。

  苏离微蹙眉头继续看着,见那人离得自己越来越近,她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月光下,她大概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

  那是一个长得很挺拔伟岸的男子,男子身着一袭月牙白长袍,将他的身形勾勒得更加完美,一头墨黑的发丝用一根发带随意绑着,简单却不失优雅。

  只可惜,男子的脸上戴着一张精致的银质面具,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眸,线条优美的唇瓣和圆润的下颚,却无法看见他的面貌。

  男子的左手握着一把长剑,右手一直紧握着自己的左手臂。月光下,苏离看见他的左臂上,有鲜血透过右手的指缝渗出。

  步伐踉跄,男子竟在不知不觉间朝着苏离靠近。

  见状,苏离暗自在心中祈祷着,不要来到自己的面前,不要!

  老天却并未听见她的祈祷,那男子已经近在咫尺,而且已经看见了她。

  张了张线条优美却有些干涩的唇瓣,男子似乎想说话,但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挺拔的身子突然一倒,竟是直直地朝着苏离倒去,不偏不倚正好靠在了她的肩上。

  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男子,苏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脸的无语凝噎。

  这算什么事儿?她的运气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好”?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