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人都有犯浑的时候,苏末也不例外,而且今天她这个浑犯的还不轻。

  锦州酒店808号房间门口,苏末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敲了敲房门。

  “吧嗒!”一声,门开了,迎接她的果然是一个男人。一个看上去确实可以靠脸吃饭的男人。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脸部线条的俊朗让人疑心他是不是去某国特地整过的。

  不过,做这一行的,整过也正常。苏末心想。

  “愣着干嘛?让我进去啊?”苏末有些不满,瞧这男人裹着个浴袍,露出精壮的胸肌,明摆着已经洗好等她很久了。可她来了,他却斜倚着门框,用盯贼一样的眼光打量她。

  好吧,这一招欲拒还迎确实更勾人!

  苏末扬起小手,嗔怪的推了男人一把,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房间而且是直奔正中央那张温被软枕的大床。

  “过来!”

  苏末四仰八叉的倒在床上,半支起身体,冲男人勾了勾手。

  男人俊挺的眉拧的像一根麻花,缓慢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侵入他领地的女人。

  “你是谁?”

  他口气微凉,眸光也散出冰一样的气息。苏末愣了一下,随即笑得更加荡漾,“耶?现在的鸭子都这么傲娇了?还要雇主先自报家门才肯做吗?”

  鸭子?男人的脸像抹了锅灰一样阴沉。

  苏末眼中波光转了转,索性翻身起来,扑到男人的怀里,一手揪住他裹在下半身的浴巾,一手直接戳着男人的鼻尖。

  “记住,我是萧然的未婚妻,未来的萧太太,记住了?”

  白皙却冰凉的小手拍打着男人的脸,苏末此时却笑得呲牙咧嘴。

  “萧然?末然广告的萧然?”男人捉住苏末那只无法无天的手,凝眉问道。

  苏末眨了眨眼,不高兴道:“你哪那么多问题?罗嗦。难道上你给钱都还不够,还得看身份配不配?当个鸭子还这么墨迹。你有点职业道德没有?”

  嘟囔着,气不顺的苏末干脆小手一勾,把那挡羞的浴袍给扯了。

  男人气息一滞,挑起苏末的下巴,眸中掠出潋滟的笑意:“萧太太,你确定你不是在找死?”

  “找死?那好吧,快让我死吧。”

  苏末语焉不详的呢喃一声,踮起脚跟,凑上男人的唇。

  女人散着酒香的唇主动贴上来,男人的目光沉了一下,他是没动,可下一秒这女人的胳膊就像藤蔓一样的缠住了他……

  她还穿着衣服,从衣着上看属于保守一类。可是,她的动作却这么放肆,这么销魂,这么……让人有些把持不住。

  “好吧,萧太太,我满足你的要求。”

  男人轻笑一声,随手捞起八爪鱼一样几乎整个贴在他身上的苏末,走向那张大到一看就令人想入非非的大床……

  第二天,苏末一睁眼就被一抹强烈的光线给刺到了。外面阳光明媚,艳阳高照,而这房间里面……

  处处都飘散着荷尔蒙的气息。

  想起昨晚的事,苏末打了个冷颤,翻身坐起,扭头四处一看又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要不是特意灌了一瓶酒,还在酒里给自己下了药,她还真做不出这样的事。幸好那鸭子懂事,没等到她醒来,否则她一定会尴尬的。

  颤颤巍巍的下了床,苏末在心里给这个鸭子的职业能力打了个负数。为什么是负数呢?不是说不行,而是太行,行的她现在几乎站不住……

  下了床,她的目光触到床上那一点落红的时候滞了一下。坚守了五年,没想到她会以这种方式失去。真是可悲!

  定定神,目光挪开,她看见了床头放着的一张纸条。

  捻起一看,上面的字让她脑袋里‘轰’的一声炸起了无数金花。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