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枫下班回来,发现顾家别墅外面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这辆轿车,她确定不是顾家的。

  她小小的疑惑了下,继续往前走,前脚刚踏进门栏,顾若枫这才意识到客厅气氛有些不对劲。

  放眼望去,全家都在,只是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陌生男人,那名中年男人起身朝她点了下头,一脸好像认识她的样子。

  她皱眉,这是怎么一回事?

  撇了撇唇,她若无其事地走了进去,却被顾鸿泽叫住。

  “你给我站住!”

  顾若枫停了下来站在原地,扭头看着一脸阴郁的男人,不解地皱眉:“爸爸,什么事?”

  不待男人开口,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姐姐顾若兰起身,捡起茶几上的一张DVD,扬在半空中冷笑:“顾若枫,虽然你是我妹妹,但这次我也不帮你了!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我知道顾家企业破产,你不愿意代替我嫁给应子平,但你也没必要牺牲自己,随便找一个男人上床吧?你一晚又值多少钱呢?”

  话音刚落,那张DVD重重地砸在了顾若枫的脸上。

  顾若枫足足愣了几秒,也没反应过来。

  而顾鸿泽脸红脖子粗地拿起拐杖朝她的身上挥了过来,突如其来的暴力让顾若枫措手不及,她用手挡住自己的头,身上却被重重挨了几下。

  “让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女!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你竟然跑去和男人上床!现在好了,别人的管家都找上门了,你今天要是不和对方走,对方就将你们那晚的视频发到网络上,我们顾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个不孝女!”

  顾若枫不顾迎面挥来的拐杖,一把抱住顾鸿泽的腿,阻止他下更重的手:“爸爸,事情不是这样的,我可以解释的……”

  “爸,直接将她交给那个男人吧!”顾若兰有所顾忌地说。

  顾若枫回头瞪着她,“你给我闭嘴,你根本没有说话的资格!”

  被顾若枫这么一吼,顾若兰害怕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眼神闪躲地往后退了一步。

  别以为她是傻子,她会莫名其妙地和一个陌生男人上床,还不是拜姐姐顾若兰所赐。

  她也是到后面才知道,顾家企业破产,姐姐不想通过联姻的方式嫁给应子平,就将她灌醉,打算将她送到应子平的床上,来个生米煮成熟饭。结果那晚送错了房间,将她送到了另外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

  后来她醒来的时候,床上除了她,已经没有了那个男人的身影,唯独白色的床单上留下了一抹鲜红,代表她已经被人玷污。

  这事发生后,她一直咬牙没说,是不想让顾鸿泽担心,但顾若兰不但不觉的自己的行为羞愧,反而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让她对这个姐姐突然有些深恶厌绝。

  顾鸿泽吼她:“你自己做错事,还有脸凶你姐姐!不要脸!”

  一道极快的风从她的耳边刮过,顾若枫的脸被打偏。

  顾若枫捂着自己的脸,眼里全是震惊。

  顾鸿泽一把扣住顾若枫的肩膀,将她推到了那个陌生男人面前,怒不可止地说:“既然你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就别怪我这个当爸爸的心狠,顾家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应该清楚。我也无能为力救你,你跟他走吧!”

  “不……”顾若枫低吼了一声,却迎上顾鸿泽无奈的眼神,她瞬间想死的心都有。

  她连对方是人是鬼都不知道,她凭什么跟一个陌生男人走,况且对方还是一个禽兽,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她宁死都不要离开顾家。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轻韵书院  每天领取墨块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